Follow

... 

看到友邻在说反对抗争都是因为还爱这个地方。
我已经对此地完全没有爱了,还有一点恨。爱到恨也没花多久,能睁开眼睛后,看到方方面面各种苦难,人被活埋在土里,棺材顶上都是指甲印,还要催眠自己是梦。
我从来就被归在此地之外,文化历史与我无干,荣耀光辉从来照不到我。历史是他的历史,荣耀是他的荣耀。作为普通女性,我存在的唯一意义是适龄时生育,作为维稳工具将男性的暴力收纳在体内,跪地献上血肉骨还要唾弃自己不配。
亚细亚的孤儿,哪里来的归属。

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
Mastodon

A Mastodon instance for everyone.